“最强大脑”汇聚成都 看看他们在环球盛事峰会上说了什么…

9月 14, 2022 华体会体育

文化与城市共生共荣的千姿百态,赋予了城市更多魅力,塑造了城市文化品牌,推动着城市内涵不断升华。否则,观一城如阅千城。

城市需要文化,也是文化依附生存和传播的物质载体。城市与文化的互动,有一千种打开方式:可以是公共场所的自由表演,可以是红毯铺就的电影节,也可以是量身定做的实景演出,还可以是一场与世界文创品牌有关的峰会。无论哪一种,都会像结绳记事般,缔造人们的城市记忆。

11月13日,中国成都,一段新的城市记忆正在形成——由每日经济新闻与美国事件管理学会共同主办的“文化创意与世界城市崛起 2018环球盛事成都峰会 ”隆重举行。来自全球文化产业领域重磅人物、文创盛事顶级策划人相聚同一空间,共议文化创意与城市崛起。

每当爱丁堡艺术节委员会前主席理查德·路易斯踏上一座城市,他总是尽情去感受它的文化,去寻找与城市文化灵魂的共鸣,他总说“灵魂深深扎根于城市中,要回到城市当中去”。在他看来,文化便是一座城市的最厚重的底色。

这个底色,常常通过不同的文化符号显现出来。它既可以是一栋建筑,譬如纽约的自由女神像,罗马的斗兽场;也可以是一幅绘画,如巴黎卢浮宫陈列的《蒙娜丽莎的微笑》,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的《向日葵》;还可以是一个节日或活动,如法国南部小镇戛纳的电影节,苏格兰爱丁堡的艺术节……不同种类形式的文化符号共生相长,构成了每座城市最为独特的底蕴。

同样,成都也拥有着很多彰显城市底蕴的文化符号。战国时期,李冰治水修筑都江堰,滋养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北宋初年,成都16户富商印造交子并开设交子铺,开民间金融之先声;盛唐时期,成都与扬州并称“扬一益二”,成为当时全国最繁华的工商业城市;2005年,“亚洲演艺教父”成都演艺集团董事长业丹缔造了一出《金沙》,通过音乐剧这一文化形式,让更多人了解到了3000年前繁荣的金沙王都……而到了今天,随着中华民族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成都的4500年历史、2300年建城史,已经凝聚成了“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城市时代价值和现实表达。

回望这数千年历史,成都既传承着灿烂辉煌、弦歌不辍的巴蜀文脉,又书写出丰富多彩、独具魅力的天府文化。天府文化,已成为彰显成都魅力的一面旗帜。它不仅对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老成都人”有强大向心力,对来成都创新创造的“新成都人”有巨大吸引力,更对从全世界路过成都的人们具有莫名的感召力。

正是基于天府文化为成都注入的深厚底蕴和自信,“文化创意与世界城市崛起 2018环球盛事成都峰会”得以在此盛大开幕。美国事件管理教育之父高德布莱特,“印象系列”总导演王潮歌,爱丁堡艺穗节董事会主席蒂莫西·奥谢爵士等12位国内外文化产业领域重磅人物、文创盛事顶级策划大师带着拳拳之心,汇聚成都,为成都美好的文化未来出谋划策。他们希望,成都更好地审视自身的文化根基,让千年文脉在新时代焕发生机。

文明是嬗变的,文化也是更迭的。通过不断地传播、交流、创新、集聚和整合,才能让历史文化积淀再现时代人文之光。

当被问到一座城市如何发掘其独特气质并以此发展创意产业时,艾美奖得主、美国著名电影电视作家、导演、制片人马克·扎斯洛夫说:

“成功之路是把一座城市的个性转化成创造性想法。将城市的历史、传奇、神话和人们的故事交织在一起,编织成一个独特的、与其他城市截然不同的创意产业。这就是成功的关键。”

融聚在成都发生。成都梵木创艺区,一座融入了老式工业风和现代艺术的创艺园区里,年轻的设计师殷九龙向外宾讲解他的作品。一盏茶杯,以成都的盖碗茶为原型,融入符合现代审美的设计语言,大胆的撞色,跳跃的金边,颇受年轻人喜爱。

艺术理念的融聚只是一个缩影。梵木创艺区也不只一个殷九龙,来自全国的优秀设计者们聚在这里,他们的设计品牌也早已走向世界。从装饰设计到家居设计,从舞美灯光到音乐制作,如今这个创艺园区已成为年轻文创工作者融聚、碰撞、创作的乐园。

正如北京有798艺术区,苏格兰爱丁堡有旧医院改造的信息大楼一样,成都不断涌现的现当代艺术场所正在汇聚城市文化创新的力量。

绿树环绕,姹紫嫣红,是成都;喝茶,晒太阳,吃火锅,也是成都;逛着太古里,一不小心遇见红墙朱瓦,半边古城,半边潮搭,更是成都。

在这座融入了历史与现代的城市中,更多的要素资源在融合和汇聚——人才来了,国内能集齐各类文创专业院校的城市,除了北京只有成都。目光来了,2017年全国用户关注文创的增长趋势排名中,成都以27.24%的增长率,位居六大国家中心城市之首。资本来了,深谙当地产业之道的成都银行敏锐地将目光投向文创“蓝海”,于今年5月设立了西南首家文创支行——成都银行锦城文创支行,提高文创产业信贷业务比例。产业来了,2008年,成都市文创产业营收同比增加值133.7亿元,2017年,这一数值为793亿元,10年增长了近6倍。

总量规模是积淀,增长潜力是未来。倚靠千年文脉的肩膀,融聚文化创意的活力,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成都正在形成贯通历史、当下和未来,具有开放型和发展性的城市文化。

无论是公元前5世纪的雅典、14世纪的佛罗伦萨、19世纪的巴黎,还是汉代的洛阳、唐代的长安、宋代的扬州,所有流芳百世、蜚声世界的强盛都市,无不是世界级的文化名城和人们向往的文化圣地。

即便挪威一个偏远的小镇Sauda,也因为一年一度的经典文化盛事,成为了欧洲的小镇。从1985年开始,冰雪堆砌的圆形剧场,曼妙的滑雪舞蹈、美妙的合唱,还有激荡在山间的管弦乐,每一年艺术家、表演家聚集于此,万千游客慕名而来,城市的文化和历史由此得以向外界展示,而城市的知名度也随之得以提升。

文化拥有强信心、聚民心、暖人心、筑同心的力量。凡热爱文创盛事之民,常有友善、达观、积极向上之品格;凡文化繁荣之城,必有富饶、豪情、欣欣向荣之气象。文化立城,成为众多新兴世界城市的战略选择。

在著名电视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夏陈安看来,一个城市只有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品牌,才能在快速的城市发展中,始终保持自己的气质和灵魂。在城市经营中,打造城市文化品牌,将是城市竞争力的核心所在。

因此,成都提出建设世界文创名城、旅游名城、赛事名城,和打造国际美食之都、音乐之都、会展之都。“三城三都”就是成都的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金字招牌”,这个品牌既是成都的,也是世界的,是成都魅力在世界舞台上的精彩呈现。

成都提出,到2020年,“三城三都”品牌行业价值凸显,建成具有区域影响力的世界文化名城;到2035年,“三城三都”闻名于世,简称世界新兴的文化名城;到本世纪中叶,天府文化享誉全球,建成独具人文魅力的世界文化名城。

每一座世界文化名城,都有其特定历史阶段的时代表达。植根于成都独特的文化底蕴和生活美学,唤醒人们最深处的共鸣,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成都,将给世界带来石破天惊的力量。

“美国事件管理教育之父”乔·杰夫·高德布莱特在会上就“全球文化盛事发展趋势”做主旨演讲,他表示,“创新与文化是成都的融合剂和均衡剂,我希望今天这场峰会能作为一个开始,促进成都文创盛会管理水平的腾飞”。

高德布莱特认为,一座城市想要搞好文创,需要从经济发展、生态环境、游客体验、危机管理、技术发展、人口结构六个方面着手,像是棱镜的六个面,聚在一起就能散发出文化之光。

“文化是软实力还是硬实力?是大厦基石还是天上的一朵花?文化在生活中如同食物和水重要,还是可有可无?文化在互联网时代是引领者还是正在后退?”

这是著名导演、中国实景演出创始人王潮歌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也是她尝试用自己作品在回答和探索的。在王潮歌看来,以她主创的实景演出为例,演出本身一年近一个亿的净利润并不是产业的核心,演出拉动当地数十万人的就业,让一个县城成为游人趋之若鹜的胜地,才是实景演出产业链的体现。

“当一个演出对周边的环境有如此大的显性力量,我特别自豪,文化当然是硬实力。”在峰会上,王潮歌这样说到。

作为爱丁堡艺穗节现任董事会主席的蒂莫西·奥谢爵士,就“爱丁堡艺穗节如何成为全球人才聚集地”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奥谢爵士认为,爱丁堡艺穗节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属于普罗大众的节日,开放和包容很重要,“爱丁堡艺穗节的成功不仅仅是吸引观众,还在于为所有表演者服务。艺穗节的核心精神是欢迎每一个人,这里没有裁判或者一个艺术家导演来决定谁可以演,谁不能演”。

作为国家一级编剧、资深出品人和剧作家、慈文传媒集团董事长,多年来马中骏对影视的创意与引领从未停止。

马中骏认为,文化输出的内容决定了文化输出的成败,作为文化输出的一个重要窗口,影视作品尤其要注意对内容的把控。“一个影视作品想要被全世界的观众读懂,根本在于人心相通,文化有交互和共鸣,才能有效地传递信息、传递价值。找到东西方价值文化当中的结合点,采用共通的手段,超越文化差异,这样才能创作出能‘走出去’的中国影视作品。”

美国著名导演、小说家、艾美奖得主马克·扎斯洛夫以美国洛杉矶为范例,表示动画产业是一个城市文创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那么一座城市要怎么才能建立自己的动画产业呢?

马克·扎斯洛夫认为建立动画产业需要四个步骤,“首先需要建立工作室——艺术家关注的是有开放的、足够的空间工作,能够激发动画师的创造力;其次是寻找一群有热情去制作动画的人,并努力培养这些人去制作动画;再次是找到经验丰富的过来人、专家,带动行业新人的动画制作技能;最后是让产品去培养团队的技能”。

欧洲文化之都策划人玛丽·米勒认为,在文化艺术创作活动中,必须大量借助年轻人的力量,她说:

“在当下的数字媒体时代,各类文化机构应该抓住机会,积极参与文化艺术创作活动,培养艺术人才,与年轻人一起参与到艺术创作中去。”

玛丽·米勒还强调说:“不是为年轻人创作艺术,而是和年轻人一起进行艺术创作。”

作为知名媒体人,夏陈安曾打造出《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高能少年团》等多档现象级节目。从北京文化离任后,夏陈安成为四川传媒学院名誉校长、综艺影视学院院长。

从杭漂到北漂,再到蓉漂,夏陈安对成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在谈到文化基因的问题上,夏陈安表示:

“城市跟人民一样,都有基因。成都是天府之都,成都的基因包括火锅、音乐、茶馆等等,包括成都悠久的历史在内,都是独一无二的。”

夏陈安希望,成都能够聚集文化名人,打造拥有成都特色的文化平台。夏陈安以杭州西溪湿地因《非诚勿扰》成为热门景点为例,认为在城市推广中,好的平台或者一部好的影视作品可以起到巨大的辐射作用。

作为中国爵士乐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同时也是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季专家委员会负责人之一的黄勇,在谈到音乐在文化交流中的作用时,认为当人们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应该去聆听当地的音乐,音乐可以给人们一个足够的想象空间。黄勇表示,音乐其实是一个地方重要的文化符号。

对于音乐与城市之间的关系,黄勇认为城市应该鼓励和支持年轻艺术家在这座城市扎根下来,给年轻音乐人的成长提供肥沃的土壤。

如今的爱丁堡以丰富多彩的艺术活动著称,对于如何运营一个属于城市的文化节日,爱丁堡艺术节委员会前主席理查德·路易斯说:

“要了解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对于节日盛事的看法,以及他们是如何向外地人描述他们所生活的这座城市。最重要的节日活动本是来源于城市,因此要不仅让在这座城市生活的人都能体会到这个节日的‘地道’,还要让外地的游客也有强烈的参与感,在这一点上,巴黎和伦敦等城市做得很好。”

作为雅典奥运会首席创意总监,大卫·佐柯维就“文化盛事如何提升城市软实力”这一话题谈到,“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皆可视作一个品牌,不断地向内部的受众——它的居民,以及外部的受众——世界其他地区的观众、游客、消费者——传递着影响力”。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做陈奕迅”,成都演艺集团董事长业丹在演讲时不无幽默地说。业丹认为,一个城市的文化能够流传,源于群众,源于市场认可和文化认可。一个城市的文化得以发展,可以提升这个城市的品牌和价值,使城市具有号召力、关注度、吸引力。

业丹表示,一个城市一定要有自己的创意者和勇者,才能有自己的话语权和创意。

作为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副总裁,吴佳明表示,经过10年过程,国内综艺节目从引进阶段开始跨入到原创输出阶段,市场开始双向交流。

吴佳明认为泛文娱消费持续放大的驱动力主要有三点,第一是内容的迭代,第二是平台创新,第三是文娱即消费,构成了消费的新生地带。而文娱消费内容和渠道的更迭,是受众的审美变迁和消费选择,也是城市品牌基因的变化。

“成都是一个有魅力的城市,一个有活力的城市,一个幸福的城市,也是一个有品位的城市,最重要的是,成都是一个极具发展潜力的城市”,谈到华人文化什么选择成都尝试许多电影、演唱会、大型室外主题乐园等项目时,吴佳明说到。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