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俄罗斯世界杯

世界杯裁判巡礼:泰勒奥利弗、C罗门线冤案主裁马克利均在列

在上期详细讲述了奥萨托、马特乌和蒂尔潘这三位吹罚过欧冠决赛的欧洲现役裁判领军人物后,我们将视线聚焦在获得世界杯入场券的剩余7位裁判员上。其中,波兰名哨马齐尼亚克的精英级资历最老,与上期三位相同,均是在2015年被提拔至欧足联精英级。而“欧足联亲儿子”——荷兰国哨马克利以及“大英双骄”——泰勒、奥利弗则是在2018年年初获得了一同晋升精英级的机会,本期重点关注这四位名哨的故事。

马克利1983年1月28日出生于荷属加勒比海岛国库拉索,现39岁。09/10赛季,当时年仅26岁的马克利正式升至荷甲联赛。仅仅一年半后,2011年,马克利成为国际级裁判员。在兼职执法比赛的同时,马克利一直没有放弃自己警察的主业,任职于鹿特丹警局。

次年的U19欧锦赛上,首次执法国际大赛的马克利大放异彩,两场小组赛的优异表现让他获得了执法西班牙与希腊之间的决赛对决的机会。在那之后,12/13赛季,马克利便完成了个人执法生涯的欧联杯正赛首秀。

14/15赛季,马克利首次亮相欧冠小组赛,执法了切尔西6:0大胜马里博尔的较量。17/18赛季欧冠小组赛阶段,在连续执法三场较为关键的比赛后(利物浦2:2塞维利亚、凯尔特人1:2拜仁、切尔西1:1马竞),能力得到欧足联裁委会肯定的马克利被提拔至精英级,并在年后执法了曼联1:2塞维利亚以及巴萨4:1罗马的欧冠1/8及1/4淘汰赛,迅速成为了荷兰传奇裁判柯伊珀斯的唯一接班人人选。

不过,由于柯伊珀斯的地位难以撼动,马克利早期基本都是以VAR的身份出现在各个大赛上。2016、2018世俱杯决赛、2017世青赛决赛、2018世界杯决赛、18/19赛季欧冠决赛……只要是有他参与执法的赛事,基本都能在决赛的小黑屋里看到他的身影,马克利也逐渐成为了欧足联裁委会最信任的裁判员之一。

19/20赛季,在执法了曼城1:3爆冷不敌里昂的欧冠1/4决赛之后,2020年8月21日,马克利在科隆莱茵能源球场迎来了首次欧足联旗下赛事的决赛执法——欧联杯决赛。塞维利亚3:2国米的这场决赛吹罚进一步巩固了马克利在欧足联精英裁判中数一数二的地位。

至于为什么要称呼他为“欧足联亲儿子”,因为尤其是在18年夏天罗塞蒂就任欧足联裁委会主席之后,就相当重用这位当时的“荷兰第二哨”,无论其犯的错误有多离谱,总能找到“背锅侠”,而马克利本人则总是能继续得到执法关键场次的机会。2021年3月28日,在世预赛欧洲区A组第2轮塞尔维亚与葡萄牙的焦点大战中,伤停补时最后阶段,C罗推射空门被米特洛维奇滑铲解围,马克利没有判罚进球有效,但从回放能够清楚地看到球已经整体过线。

就当值主裁马克利的视角而言,很难看到解围瞬间球的位置是否过线,这样的判断主要应该由他的第二助理裁判员来做出,但是第二助理马里奥·迪克斯的位置不好,并没有跟进到球门线,所以也没能看出球已整体过线,又一次著名的“门线冤案”就此诞生。由于该阶段的世预赛并未启用VAR,也没有使用门线技术,没有任何科技手段能够用来弥补这次误判。

赛后,马克利出乎意料地将长期同自己搭档执法比赛的第二助理迪克斯直接开除出裁判组。虽说这次误判的主要责任确实在于迪克斯的位置不好,但一般而言,像马克利这样的最高级别裁判员都是以裁判组为整体共进退,就算受罚也是整组一起,而马克利这种直接舍弃老搭档,断送他的国际大赛生涯,自己却无需承担任何后果,换个新助理继续执法欧洲杯的行为,无疑让人替迪克斯感到惋惜。

就这样,刚刚酿成大祸没过多久的马克利直接被欧足联裁委会认命为去年欧洲杯的揭幕战主裁。然而,就在土耳其与意大利的这场万众瞩目的比赛中,马克利又犯错了。意大利的角球越位,土耳其的手球漏判,仿佛都将给马克利的这届欧洲杯执法蒙上阴影。这一次,“背锅侠”换成了他的VAR老搭档——凯文·布洛姆。从欧足联赛后的反应来看,马克利忘记角球没有越位的规则不要紧,没看到明显的手球也不要紧,但布洛姆身为VAR没有及时介入、提醒马克利场边回看,这才是最致命的。于是,布洛姆从此以后再也没能在任何欧足联旗下的重要比赛中担任过VAR的角色。

(GIF)意大利队角球开出,第一助理瞬间举旗示意接球队员从越位位置回接,马克利随即鸣哨判罚越位犯规,两人都忘了角球根本不存在越位的情况

即使揭幕战中低级失误频出,“命硬”的马克利依旧得到了执法第二场小组赛的机会(芬兰0:1俄罗斯),继而执法1/8决赛中的英德大战。实话实说,马克利在这场焦点大战中确实发挥出了世界级裁判员应有的水准,但是否能够足以挤掉近乎完美的土耳其名哨恰克尔,执法半决赛,还需要打上个问号。

最终,在英格兰与丹麦的半决赛执法中,第104分钟,马克利判罚的点球直接改变了整个比赛局势,斯特林夸张的倒地以及这例点球判罚都在赛后成为了口诛笔伐的对象。在欧洲杯结束后,欧足联在官方发布的教学视频中将斯特林的这次倒地定义为“没有犯规”,实锤了马克利在半决赛加时赛阶段的误判。

欧洲杯归来,马克利裁判组没有受到半决赛点球误判的任何影响,继续在欧战中执法焦点对决,不过马克利的判点频率确实有了大幅度的下降,上赛季6场欧冠正赛执法从未判罚过点球,与前一赛季的8场5点形成了相当鲜明的对比,在其执法的荷甲联赛中场均点球数也从此前12个赛季的场均0.4点降到了单赛季的28场仅2次点球判罚。

但在欧冠1/8决赛中,本泽马抢断多纳鲁马后打空门得手,马克利判罚进球有效,还是没能避免争议的出现。据报道,大巴黎主席纳赛尔和体育总监莱昂纳多甚至在赛后直接冲进裁判更衣室,就部分判罚与裁判进行理论,甚至爆发肢体冲突、摔断巡边旗,有人因此报警。

马克利原本是上赛季欧冠决赛的最热候选,但受此事件影响,欧足联不得不将其“雪藏”一段时间,避避风头,所以1/4决赛阶段派其执法了一场欧协联的比赛,半决赛才回归欧冠,执法拜仁与比利亚雷亚尔的次回合较量。至于欧冠决赛,只能等这个赛季了。

卡塔尔世界杯,马克利将携其在“门线冤案”后的“新裁判组”参加,助理裁判员分别为44岁的赫塞尔·斯泰赫斯特拉(Hessel Steegstra)以及39岁的扬·德弗里斯(Jan de Vries)(顶替马里奥·迪克斯的这位)。在欧洲备受保护且即将成为全欧第一哨的马克利,首次以裁判员身份参加国际足联的世界杯,是否能够继续“命硬”下去,是否还会出现较为离谱的判罚,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马克利之前,欧足联的“亲儿子”非马齐尼亚克莫属。这位生于1981年1月7日、现年41岁的波兰首席裁判员在2011年成为国际级后便在欧足联裁判金字塔中迅速晋升,深受时任欧足联裁委会主席、“鹰眼”科里纳的爱戴,4年内连升三级,成功“登顶”金字塔,执法2015年U21欧锦赛决赛,成为欧足联精英级裁判员。

(图)2015年,马齐尼亚克执法U21欧锦赛决赛(瑞典点球4:3葡萄牙)

15/16赛季,马齐尼亚克在执法欧冠正赛的第二个赛季首次获得了淘汰赛的执法机会,相继执法了皇马2:0罗马的1/8决赛以及拜仁1:0本菲卡的1/4决赛。赛季结束后,马齐尼亚克首次执法欧洲杯便成功吹罚到了1/8决赛阶段,执法了德国3:0斯洛伐克的较量,迅速成为了精英裁判中最受信任的之一。

此后,马齐尼亚克在欧战中执法的比赛一场比一场重要,“诺坎普奇迹”的首回合主裁正是这位“波兰铁锤”,随后1/4决赛中尤文3:0巴萨也是由他执法。2018年,马齐尼亚克顺利入选俄罗斯世界杯裁判员大名单,但在阿根廷1:1冰岛以及德国2:1瑞典的两场小组赛中没能拿出令人信服的表现,小组赛后便结束了自己的首届世界杯之旅。

世界杯后,8月15日,马齐尼亚克被欧足联委派执法当年度的欧超杯对决,由皇马对阵马竞,这似乎是欧足联对其欧冠执法表现的“奖励”以及对其没能执法世界杯淘汰赛的“补偿”。此役过后,马齐尼亚克在精英裁判中的位置更加稳固。然而,就在他的未来一片大好的时候,新冠来了。

2020年12月,与其他很多裁判一样,马齐尼亚克也不幸感染新冠病毒。然而,与大多数裁判不同的是,他的新冠恢复期无比漫长。疑似由新冠引发的心动过快迫使其暂停了欧战执法,据他本人接受采访时透露,在那期间有时甚至连坐下都会使自己的心率加快,如同正在走路一般,必须接受长期治疗才能够逐渐恢复。由于波兰国内联赛的比赛强度较低、节奏较慢,马齐尼亚克在新冠痊愈后便迅速回到了波超赛场,但欧足联不敢冒险让存在心动过快隐患的他按原计划执法欧冠1/4决赛。因此,患有心动过快的马齐尼亚克只好遗憾地与去年的欧洲杯失之交臂。

上赛季,彻底伤愈复出的马齐尼亚克又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视野中。4场小组赛、2场1/8决赛、1场1/4决赛以及1场半决赛,马齐尼亚克上赛季的欧冠执法无疑是相当成功的,攻克了多场超高难度比赛,皇马切尔西次回合的角球误判导致进球也丝毫没能影响到欧足联对他的信任,紧接着便执法了利物浦与比利亚雷亚尔的半决赛首回合对决。此役入选卡塔尔世界杯大名单,完全在情理之中。

鉴于马齐尼亚克喜欢同球员交流的执法特点以及较高的比赛管理能力,欧足联经常会派其执法一些高难度的强强对话或者球风彪悍、强硬球队之间的较量,他也总能漂亮地完成任务,很符合“波兰铁锤”的“人设”。但纵观其“出道”这么多年,马齐尼亚克有个问题,那就是他对罚球区事件的判罚准确度一直不高,曾多次引发争议,例如国米与布拉格斯拉维亚比赛中的进球取消、补判点球,以及他在去年的国际足联阿拉伯杯半决赛加时赛中判罚的点球,可谓是相当的牵强,立刻让东道主破防,最终阿尔及利亚凭借着这粒点球2:1战胜卡塔尔,挺进决赛。

本届世界杯,与马齐尼亚克并肩作战的依然是两位多年的老搭档——42岁的帕维乌·索科尔尼茨基(Paweł Sokolnicki)以及43岁的托马什·利斯特凯维奇(Tomasz Listkiewicz),他们三位现已搭档执法超过10年,配合相当默契。考虑到国际足联裁委会主席正是当年提拔马齐尼亚克的伯乐——科里纳,阿拉伯杯上的“小错误”应该还不足以影响到他们在世界杯上的前景,他们完全有希望冲击四年前未能执法的世界杯淘汰赛。

安东尼·泰勒,1978年10月20日出生,即将年满44岁,曼彻斯特大区人,2010/11赛季起正式成为英超裁判员,2013年晋升国际级。至今共计执法318场英超联赛、2次足总杯决赛、1次联赛杯决赛、1次社区盾杯、1场英冠升级附加赛决赛。

迈克尔·奥利弗,1985年2月20日出生,现37岁,诺森伯兰郡阿兴顿人,2010/11赛季起正式成为英超裁判员,2010年8月21日完成英超首秀(伯明翰2:1布莱克本),以25岁182天的年龄打破斯图尔特·阿特韦尔的纪录,成为英超史上最年轻的裁判员并将此新纪录保持至今。2012年,奥利弗晋升国际级。至今共计执法323场英超联赛、2次足总杯决赛、1次联赛杯决赛、1次社区盾杯、1场英甲升级附加赛决赛。

2015年,当时都已晋升为欧足联一级裁判员的两人分别执法了U19欧锦赛和U17世界杯,奥利弗执法了马里U17与尼日利亚U17的世界杯决赛,泰勒则吹罚了西班牙U19与俄罗斯U19的欧锦赛决赛,两人均被视为大英裁判的“希望之星”。但由于当时精英级中已有克拉滕伯格和阿特金森两位英格兰名哨,泰勒和奥利弗始终没能升至精英级,直到克拉滕伯格的突然辞职。

2017年年初,在克拉滕伯格辞去英超裁判员职务并远走沙特开启“淘金”之旅后,英格兰仅剩阿特金森一位欧足联精英裁判员,国际足联也破例允许他延迟至47岁退役,以便于冲击俄罗斯世界杯名额。然而,阿特金森严重的背部伤病并不足以支持他达到世界杯裁判员的要求,等到18年年初欧足联将泰勒和奥利弗一同升至精英级时,这两人也早已错过了世界杯裁判员的考察期。因此,大英裁判直接缺席了俄罗斯世界杯。

其实,在两人刚刚升至精英级后,17/18下半赛季,得益于时任欧足联裁委会主席科里纳的青睐,奥利弗的地位远高于泰勒,仿佛要直接接班成为新任“大英国哨”,先后执法了贝西克塔斯1:3拜仁的欧冠1/8决赛以及随后那场人尽皆知的1/4决赛——皇马1:3尤文图斯。最后时刻扭转战局的点球判罚,从规则以及当时的犯规动作上来讲并没有太大问题,布冯“替道格拉斯·科斯塔挡枪”被红牌罚下确实有些冤枉,但其当时对着奥利弗大喊大叫抗议也是事实。赛后,欧足联也公开表示了官方对于奥利弗判罚的支持。

然而,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就在2018年夏天,裁委会主席从科里纳变成罗塞蒂后,欧足联对这两人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大转弯,甚至几乎把奥利弗给扔到了冷板凳上,新任主席罗塞蒂明显更加认可泰勒更为成熟、稳重的执法方式,开始着力将其推至大英第一哨的宝座。2020年夏天,在经过一个赛季完美的欧冠执法后,泰勒抢先获得了欧超杯的执法机会。

去年欧洲杯,已经在精英裁判中顺位相当靠前的泰勒顺利入选,而被欧足联裁委会“冷落”的奥利弗则是有惊无险地搭上了欧洲杯的末班车。从欧洲杯的选派也能看出官方对他们的态度,泰勒上来就拿到了小组赛第1轮丹麦-芬兰比赛的执法机会,面对埃里克森突发情况时的处理方式也获得了好评,随后便执法了小组赛第2轮的葡德大战,小组赛的出色发挥也助其锁定了1/8决赛的执法资格(意大利2:1奥地利)。

奥利弗则是一直等到小组赛第2轮末期才获得了执法匈牙利与法国队比赛的机会,很多人都以为他的首届欧洲杯之旅将以这一场小组赛首场,但他却用实际表现直接“征服”了裁委会,自己拼来了第二场小组赛的机会(瑞典3:2波兰)。两场看似并非火星撞地球但实则执法难度极大的比赛,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奥利弗在这两场小组赛执法中的多次判罚均被作为正面教材收录进了欧足联教学视频库,他也凭借着这样的连续高光表现直升1/4决赛。

瑞士与西班牙的1/4决赛同样不好吹,奥利弗近乎圆满完成比赛执法,除了第77分钟向弗罗伊勒出示的那张红牌。在欧足联此后发布的视频库中,弗罗伊勒这次犯规的力度被判定为“介于黄牌和红牌之间”,处于“橙色地带”,考虑到比赛性质、比分及时间节点,欧足联应该更想看到黄牌,而非直接将其罚令出场。

无独有偶,在上赛季多特蒙德与阿贾克斯的欧冠小组赛中,奥利弗又一次给出了过于严苛的红牌,将亮鞋钉铲球但实则并未铲到人的胡梅尔斯罚下,引起了巨大争议。诚然,与泰勒相比,奥利弗确实有那么几次红牌给的有些草率了,欧足联也会将各位裁判的执法特点纳入委派任务时的考量范围,经常让奥利弗执法偏流畅型的西欧、北欧球队比赛,尽量避开意大利球队(尤其是尤文),泰勒则常执法火药味十足的对决,亦或是俱乐部之间极为重要的强强对话。

今年年初的世预赛附加赛,由于均为单场决胜制,对裁判员执法能力的要求极高,奥利弗获得了半决赛的执法机会(瑞典1:0捷克),而泰勒则是提前被“钦定”为意大利与葡萄牙的决赛主裁,为此还特地在欧冠1/8决赛阶段将其雪藏,以防出现争议判罚,影响到世预赛的安排,结果万万没想到,泰勒最终等来的决赛双方是葡萄牙和北马其顿。

前不久的2022欧洲超级杯,奥利弗终于也等来了自己的机会,首次执法欧足联旗下赛事决赛,顺利完成皇马与法兰克福比赛的吹罚。当然,这场大战的执法难度反倒没有那么高,双方队员都专注于踢球,而且实力差距较为明显。罗塞蒂麾下的欧足联裁委会倾向于泰勒,科里纳带领的国际足联裁委会更欣赏奥利弗,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不过现在,欧足联似乎并没有明确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哨”,而是合理安排两人的比赛,最大限度地发挥各自优势。

最终,两组裁判均得以入选世界杯名单,更是对他们实力的极强肯定。从俄罗斯到卡塔尔,从耻辱性的无一人入选世界杯到现在成为欧洲唯一的同国两组裁判同时入选,这四年,大英裁判经历了太多的嘲讽,而泰勒和奥利弗的成功最终也证明了他们世界级的执法水准。世界杯上,两人的助理裁判也都是相伴多年的老搭档——泰勒与45岁的加里·贝斯威克(Gary Beswick)和37岁的亚当·纳恩(Adam Nunn);奥利弗与42岁的斯图尔特·伯特(Stuart Burt)和37岁的西蒙·本内特(Simon Bennett)。无论泰勒还是奥利弗,两人都有执法淘汰赛的机会,具体就要看届时的临场表现了。

本期世界杯裁判巡礼就到这里,欢迎各位在评论区留言、讨论,下次介绍执法世界杯的余下3位欧足联裁判——斯拉夫科·温契奇、伊什特万·科瓦奇、丹尼尔·西伯特,敬请期待!

有一说一英超这些裁判国际赛场表现好像都挺不错的,他们又不是水平不行才瞎

误判永远是体育比赛的一部分,现在的科技手段是为了减少误判的发生次数,这东西理性看待就好

马克利才是真瞎,从葡萄牙门线冤案到斯特林跳水都甜蜜的经历了一点长进没有

其实葡萄牙那球误判怪不了主裁,主裁离那么远,边裁应该提醒主裁的。而且当时塞尔维亚主场又没有鹰眼……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这是一辆拉达2104的四缸轿车,隶属于伏尔加汽车,出厂时间大概在15-20年之前。车漆并不是纯白,且有一点泛黄,远不如演变到如今的高亮金属漆。

本届世界杯,多场防守反击球队击败传控足球,传控足球渐渐失去昔日的光芒。法国队再次夺冠验证了一个规律:世界杯冠军终将属于防守更好的球队。

2018俄罗斯世界杯落下帷幕,法国队成为最终赢家。回顾过去的64场比赛,一些经典战役影响深远,将被载入史册。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俄罗斯还收获了更多,真正地做到了赢在足球之外:成功利用世界杯,促进了自身经济发展;旅游业也得到了发展;国家形象大为改观等>

俄罗斯世界杯的赛场之外,球迷们也用五花八门的行动证明,这场狂欢,他们也是主角。

法国球员姆巴佩获得俄罗斯世界杯最佳新秀奖,值得一提的是,四年前,2014巴西世界杯最佳新秀也来自法国队,是姆巴佩的队友博格巴。[详细]

莫德里奇手中的金球奖,显得无比纯粹,极具价值。他说,“我不在乎金球,我要的是带领我们的球队拿到大力神杯。”[详细]

法国队时隔20年再次捧起大力神杯。格列兹曼说:“能获得世界冠军非常高兴,可以把奖杯带回法国了。”[详细]

33岁的C罗、31岁的梅西、33岁的莫德里奇、34岁的伊涅斯塔……这届世界杯,也许就是这些巨星的“绝唱”了。[详细]

哈里·凯恩在本届世界杯打进6粒进球。法国前锋格列兹曼排名第二,比利时队前锋卢卡库排名第三。[详细]

弗尔萨利科:“很遗憾我们没有能赢得比赛,这就是足球。我们获得了银牌,希望所有人能记住这一刻。”[详细]

夺冠后,博格巴更是一路怪叫着推开门,冲着记者挤眉弄眼,率领着球员来“浇香槟”。德尚很无奈……[详细]

库尔图瓦:“法国所有球员根本都没有好好踢,而是所有人扎堆在球门前的40米进行防守,从而保住他们的比分。”[详细]

俄罗斯动物园6种动物对2018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俄罗斯对战克罗地亚的比赛结果进行了预测。不过,对于两队的命运,动物们预测结果各占一半。[详细]

低头沉思的内马尔,和看台上哭泣的巴西球迷都想不通,被认为渐入佳境的巴西,为何会在喀山“突然死亡”?

据外媒报道,在暗指德国队不应该带上土耳其裔球员厄齐尔参加世界杯后,德国队领队比埃尔霍夫马上收回了这番话。

一项统计显示巴西前锋内马尔在今年世界杯四场比赛在草地上躺了13分50秒。四场比赛下来,内马尔累计被犯规2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