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英格兰vs丹麦

做人一定要有野心身为私生子被全欧群嘲他步步为营踏平英格兰

威廉一世一直被英国人视为是与伊丽莎白、维多利亚等人同等重要的历史人物。直到今天,关于他的历史考证与传说辨疑仍然没有停止。他究竟做过什么,能让历史如此铭记?

如果说日耳曼人是罗马人之后欧洲的第一波外来者,那诺曼人则是当之无愧的继任者。早在8世纪末,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诺曼人就开始迁徙到欧洲各处,位于法国北部的诺曼底,便是法王赐给他们的第一个大陆领地。911年,诺曼首领罗洛同法王达成协议,获得了在诺曼底一带的定居权。诺曼底从此成为了北欧人向欧陆迁徙扩散的第一中心。

由于地理位置的临近,丹麦海盗与诺曼人一样,十分觊觎英格兰这块“隔海相望的肥肉”。为了抗击来势汹汹的丹麦人,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的国王埃塞尔雷德,在11世纪初同诺曼底公爵理查二世结为攻守同盟,两国通过联姻的方式修好,以期挤压丹麦人在岛国的入侵势力。

可是,愈发强盛的丹麦人也开始与诺曼人联姻。丹麦王斯温去世后,他的儿子克努特娶了诺曼底公主爱玛。而这个爱玛公主此前还为埃塞尔雷德诞下儿子。通过与爱玛公主的联姻,三个不同的民族聚拢在了一起,国事也逐渐衍生出“家事”的味道。血缘关系使英格兰、丹麦、诺曼贵族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密,同样也为三者间的政治混同提供了助力。

克努特去世后,他的两任子嗣分别继承了英格兰和丹麦的王。因丹麦人在英格兰人的统治难以取得稳定,在克努特的亲子因病去世之后,丹麦王系重新选出流亡在外的“忏悔者爱德华”,也就是埃塞尔雷德和爱玛的儿子继任国王,以图谋求王室血统的亲近。可是,频繁的王位继承问题终于引激发了诺曼人的野心。

今天的主角威廉一世也被称为“征服者威廉”,是英格兰第一任诺曼裔国王,被誉为英国中世纪的开路者。他以征服者的身份将以法兰西文化为代表的大陆文化风气带向英国,由此引领了略显混乱的英格兰历史走向统一的趋势。现代英语中有相当一部分词语是法语的借词,这就是诺曼人的影响之一。

威廉的出身并不光彩,他是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一世的私生子,曾长期被政敌嘲笑为“杂种威廉”。他童年曾数度遭遇过诺曼贵族的刺杀,但每次都侥幸逃脱。成年之后的威廉为增强自身实力,选择娶法兰德斯的玛蒂尔达为妻。这次联姻使威廉在诺曼底的统治更加稳固,他甚至还在1062年攻入法兰西,获得了安茹的伯爵领地,大大扩张了自己的势力。

1066年,英格兰国王静虔者爱德华驾崩,王位的再一次空悬引发了维京国王哈罗德三世、威塞克斯伯爵葛温斯顿以及威廉三人的争夺。这三人在血统上与英格兰皇室均有联系,但在地理上来说,葛温斯顿更有优势,因为他是本地“土著”。而哈罗德和威廉则想依靠过硬的军事实力来要挟王位,以便拓展自己的领地,进而增强实力。

这时在欧洲大陆上,威廉向教宗亚历山大二世提出了他对英国王位的要求,并与其达成了一系列宗教协议。教宗将象征神意的十字军旗赐给他,准许其通过武力夺回继承权。得到教廷支持的威廉立马着手准备,他在诺曼底集结了一批精英部队,并在整军练兵的宣誓中承诺给予参战者以土地和头衔作为报答。由于向英格兰进军需要精良的海军支持,他又雇用了来自布列塔尼、意大利等地的水手为其服务。

但是,威廉的出兵计划被一场持续半年之久的飓风所影响,他的部下和雇佣军被迫在诺曼底等待时机。也许是上天的眷顾,从挪威赶往英格兰的哈罗德趁着下风向的利好顺势而下,提前与当时已经接过王位的葛温斯顿交兵。两军的战况十分激烈,葛温斯顿的士兵由于熟悉地形,多次击败了入侵的哈罗德,并将其残余势力逼向北方。可是,两军的征战早已使双方都疲惫不堪,最终为威廉的成功侵入提供了可乘之机。

年末,威廉率军过海来到了黑斯廷斯。威廉以逸待劳,并未主动向北方进攻,而是命船队控制好该处地峡,并于陆地上广修堡垒。哈罗德听闻威廉侵入的消息,连忙率领部队南下,欲意将其一网打尽。起初,英格兰军队找到了围攻堡垒的秘诀。英格兰长弓手素来闻名于史,他们给冲在前阵的诺曼骑兵带来了巨大的伤亡。

就在诺曼人看起来要弃城逃跑的时候,哈罗德下令全军追击,这恰恰中了诺曼人的计谋。在黑斯廷斯附近的高地森林中,英格兰弓手的视野优势尽失。当他们以为诺曼人就要溃不成军时,威廉率领手下的轻骑兵突然杀回阵来。据说,英格兰弓箭手和盾牌军在这次战斗中损失惨重,以至哈罗德本人被射中眼球而跌下战马,最终被诺曼士兵杀死。威廉通过这次决战,成功消灭了任何阻挠他登上王位的政治力量,获得了不列颠岛的统治权。

威廉一世能够夺权,说到底还是“血统至上”的继承原则在英格兰被破坏所致。在英国人的早期历史中,除了罗马曾给予他们短暂的统一之外,并没有接受过其他形式的征服。为什么说威廉一世的继位很有中世纪特色呢?这种为了夺权而越洋征服的战争,的确在威廉之后成为了中世纪王朝战争的主要形式,但在此前从未获得过合法性。

威廉一世以军事征服的方式建立起的王权统治,使他有权没收任何反抗者的土地。这样一来,英国的历史开始由分散趋向统一。英国君主相对于大陆君主拥有更为完整的权力,英国再也没有出现像法、德、意那样能与君主互争雄的大伯爵领地,为中世纪晚期英国的“等级君主制”作出了铺垫。

传统英格兰贵族与北欧交往密切,各地教会与罗马教廷的结合紧密,这些趋势都在威廉征服之后发生转向。此后的英格兰更加深了与西欧王室的交往,并第一次产生了“海外拓殖”的需要。英国王室将其触手伸向法国西北部、德意志西部等地,后来又与意大利等发生了联系,英国从此成为了一个对外政策统一的国家,这为其发展提供了不小的便利。

除此之外,随着王权的不断强化,英格兰教会独立于罗马教廷的发展趋势越来越明显。当欧洲大陆的国王们发愁如何摆脱教廷的辖制时,英格兰国王却能以自己的主见左右其内部的宗教政策,甚至以亨利二世和亨利八世为代表的国王,频频与自己的大主教甚至是罗马教皇“翻脸”。法国的贵族文化开始走入英国,使古代英语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法国人的宫廷礼仪、交际方式、公文写作、戏剧演出等文化特色被英格兰贵族奉为圭臬,由是孕育出英语文化对外来文化的包容特征。征服战争后的英国几乎开局就占尽了天时、地利和人和,他的继承人又会如何对待这份遗产呢?

谷延方:《英国王室史纲:从诺曼征服到维多利亚时代》,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